热点点评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点评 > 新闻详情

【知恒点评】你如何看待“技术并不可耻”?美国Napster案解析

发布时间:2016-01-17 浏览次数:56


2004年,美国上诉法院第九巡回法院判决维持了一起针对名为Grokster的P2P软件提供者不构成著作权侵权责任的一审判决。该案件起源于有版权音乐、影片和其它数字媒体在网络上的免费交换活动,也即由于P2P技术使用所产生的纠纷,但最终的判决结果是认定被诉侵权者胜诉,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司法实践对P2P软件态度的变化。

基本案情

在介绍案情以前,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本案中涉及到的P2P软件的技术特征,因为其技术特征对于认定侵权是有重要影响的。


P2P是英文peer to peer (点对点)的简称,它打破了传统的信息传递的集中化管理模式,它可以实现不特定用户计算机之间的直接联系和信息交流,而无需首先登陆由他人经营和管理的网络服务器。基于P2P技术开发的软件可以使用户直接搜索并下载其他在线用户存储在“共享目录”下的文件。关闭任何一名用户的计算机都不会影响P2P软件用户从其他用户的计算机中搜索所需文件。换言之,在由安装了P2P软件的计算机构成的网路中,不存在一部集中向其他用户提供所需信息的中心服务器。

属于这种新型的P2P技术的软件有Grokster提供的KaZaA软件以及Stream Cast提供的Morpheus软件。由于Grokster公司和Stream Cast公司免费向用户提供上述二款软件,美国MGM等数十家电影公司和唱片公司发现,通过这两款P2P软件被分享的文件有90%都是受到版权保护的作品,其中有70%是这些公司享有版权的作品。因此它们起诉这两家公司,认为其在明知用户将使用这两款软件产品从事版权侵权活动的情况下,仍然向用户免费提供该软件产品,从而实质性地帮助了用户的直接侵权行为,并从用户对软件的使用中获得了巨额收入(软件会自动弹出广告),因此应承担侵权责任。

本案的初审法院——加利福尼亚中区地区法院判决Grokster公司和Stream Cast既不构成帮助侵权也不构成代位侵权;上诉法院——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维持了该判决。此后,MGM等公司向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上诉,最高法院于2005年6月27日做出判决,撤销了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判决,发回重审。

二审法院对原告主诉的被告行为是否构成辅助侵权和代理侵权进行了分析:

1.是否构成辅助侵权。著作权辅助侵权的法理是:一人“明知侵权作为仍故意诱使、促成或实质帮助另一人从事侵权行为”,应负辅助侵权责任。

构成要素有二:1明知;2实质帮助。第二级侵权者必须要“知道或有理由知道直接侵权行为”的存在。在第二项构成要素方面,“被告若运用个人行为来鼓励或协助争议侵权,即发生辅助侵权责任”。双方均认可被告软件可被应用到“实质无侵权”,即程序经常被人用来收集或取得属于公共领域的材料、政府文书、可公开流通的媒体讯息、所有权人不反对他人予以传播的媒体内容,开放公开传播的计算机软件等的软件也有相同情形,是否存在“实质无侵权”的用途并不以当时为限,将来所可能产生的这类用途也包含在内。

被告销售并支持其软件产品,用户则可利用也的确利用这些软件产品从事各种合法及不合法活动。Grokster所处地位与生产经营录放机和复印机的厂商所处的地位其实没有什么不同,因为这些厂商的产品同样可被用户用来侵害他人著作权,被告或许知道其产品将被某些甚至许多用户用于不合法活动,其所提供的支持服务亦可能间接有利于此等活动的进行。

法院认为,本案的被告并不符合以下两个承担辅助侵权责任的前提:

1有确实信息知晓自己正在辅助侵权行为的进行;既已知晓却仍怠于采取应对措施。双方所争议的是,当被告对该侵权事实作出实质贡献之时或在该侵权事实尚未陷入已难处理之前,是否已确实知道该侵权事实。

2 代理侵权是将著作权侵权责任的适用范围延伸到“有权利且有能力出面干涉侵权活动的被告在侵权活动中有获得直接经济利益的状况”。

代理侵权的构成要素有二:1经济利益;2被告有权利且有能力出面干涉侵权活动。代理侵权与辅助侵权的主要差异在于被告即使不知道亦须负责。

首先,Grokster案被告从侵权活动中获得经济利益是很明显的,因为被告软件可让用户交易著作权歌曲及其它作品的能力对多数用户而言的确具有吸引力,被告广告收入中的大部分来自侵权活动实不为过。

但是,本案的Grokster公司之所以无法构成代理侵权是因为无法满足这第二点要件:Grokster案中的被告提供软件让用户自行去接取完全不受被告所控制的网络,对于Grokster公司,该网络是完全不受被告Grokster所控制而为他人所专有的网络。

美国上诉法院第九巡回法院在2004年8月19日的二审判决中阐述,原告为强化其司法救济申请的合理性,曾要求本法庭不妨将现行著作权法律扩大应用到目前所划界线之外,但最高法院曾多次要求各级法院对下述情况须慎重处理:关于司法体系无意在无确切法源依据下任意扩大著作权保护范围的议题早已讨论过许多回,此项政策既无缺失亦属传统,尤其在技术创新正不断改变著作权材料市场的此时坚持尊重立法权更见其重要性。据此,上诉法院做出了维持一审原判的判决。

【知恒点评】

P2P技术自问世以来,深刻地改变了信息传递模式,在提高了信息共享效率的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的侵权问题。

从P2P运行原理可知,其侵权主要涉及两类侵权主体:

一类是P2P软件终端用户,他们是侵权行为和违法行为的实施者,属直接侵权者;

另一类是P2P软件提供者和P2P网络服务提供商,他们主要是为前者的直接侵权行为提供支持,属于帮助侵权者或间接侵权者。对于帮助侵权或间接侵权而言,其构成要件在于,行为人主观上明知或应知他人行为侵权或违法,却怠于注意他人的侵权或违法行为,或者不履行法定注意义务,即“知情”和“放任”。

从技术本身的角度来说,由于P2P技术具有分散式特点,导致有关主体无法完全知晓和控制用户利用P2P技术实施的侵权行为。然而,P2P技术的发展的需求与现有社会利益的保护是天然对立的,相关的司法活动也是双方利益博弈的一个场所,因此,鉴于技术发展的需求,同时考虑到现有社会利益的保护,对于P2P软件提供者和P2P网络服务提供商,相应的法律法规以及司法活动应该根据其对用户利用P2P软件而组成的相互联系的网络的控制程度,设定其承担的审查注意义务,进而认定其所承担的法律责任。

诚然,P2P技术本身并不涉及违法与否的价值判断,但由于其本身同时具有合法和非法用途,想要其得到快速发展,目前由于合法监控技术的缺失,必然引发大量侵权事实的发生。因此,P2P技术快速发展与现有社会利益保护之间该如何平衡无疑是当今互联网法制化进程中必须解决的一大难题。

知恒律师周蓉

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 0755-8386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