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点评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点评 > 新闻详情

知恒视角 | 违约方的合同解除权简析

发布时间:2019-04-12 浏览次数:198
违约方的合同解除权简析
知恒-周小洁律师


一、问题的提出——违约方是否享有合同解除权

A(买受人)与B(出卖人)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双方约定A支付了房屋首付款后,余款以银行贷款的方式向B支付。后A因自身原因导致其向银行申请的贷款未获批,无法按照双方约定的时间支付房屋余款。如果B起诉主张继续履行合同,要求A支付余款。A能否反诉请求解除合同,能否得到法院支持。暂且抛开案情本身,对于该问题的理解,实际上首先得解决一个问题,即合同的违约方能否主张解除合同。
二、违约方合同解除权——现行法律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
关于合同解除,从《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九十四条的规定看,包括协商解除、约定解除和法定解除三种情形。如果存在协商解除或约定解除的情况且满足相关条件的,自然不存在争议,此处讨论的是既没有约定,也不存在协商一致的情况。那么只剩下法定解除的情形。从法定解除的规定看,其行使解除权的对象是合同的守约方,不涉及违约方。法律对于“违约方是否能主张解除合同”这一问题,单纯从成文规定来看,实际上并没有涉及。但在司法实践中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违约方主张解除合同,守约方主张继续履行合同。面对这样一种情况,法院如何适用法律定分止争?
涉及这一问题的典型案例,是新宇公司诉冯玉梅商铺买卖合同纠纷案(注:该案登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6年第6期,以下简称“冯玉梅案”)。该案中新宇公司作为违约方主张解除商铺买卖合同,冯玉梅(买受人)主张继续履行合同。一审法院从衡平双方当事人利益的角度,依据公平原则,判令涉案合同应当解除,实际上是依据《合同法》的效率原则。二审法院除了认可一审法院的认定外,还增加适用《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条第(二)规定的“履行费用过高”,认为“可以根据履约成本是否超过各方所获利益来进行判断。当违约方继续履约所需的财力、物力超过合同双方基于合同履行所能获得的利益时,应该允许违约方解除合同,用赔偿损失来代替继续履行”。按照二审法院的判决逻辑,实际上是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条赋予了违约方“合同解除权”。但是该条实际上对“非金钱债务不能继续履行”的规定,其赋予的是针对继续履行的抗辩权,而非解除权这一形成权。合同的法定解除主要是赋予守约方的一种救济选择,如果违约方享有解除权,容易导致以下后果:1)与“合同必须严守”的原则相违背;2)与违约责任的救济体系产生矛盾。为实现订立合同的双方合意,《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了实际履行作为主要的救济方式。3)容易导致解除权被滥用,为违约方提供了规避不利法律后果的机会。
在最高院的多个案例中,目前更多地倾向于否定“违约方享有合同解除权”。例如解巍与王吉财股权转让纠纷[(2015)民二终字第392号],法院认为“因《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赋予的是守约方的合同解除权,故在守约方王吉财主张合同应当继续履行,而该主张已为生效判决所确认的情况下,解巍无权提出解除合同。而解巍关于财务状况严重恶化,丧失后续履约能力的主张亦不构成解除合同的法定事由,不予采纳”;华光小原光学材料(襄阳)有限公司与上海锗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确认合同解除纠纷一案[(2015)民申字第2048号],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二项规定的违约解除权,是指守约方对违约方的解除权。由于上海锗业不存在违约行为,华光小原不享有违约解除权。华光小原关于其可以行使该法定解除权的再审申请理由不成立”。
三、解除VS.继续履行,如何找到兼顾效率与公平的裁判路径?
那么,对于冯玉梅案,法院的裁判结果是否应当完全否定?亦或有其合理之处?如果有其合理之处,对于类似案件,如何突破法律适用的困境,找寻兼顾效率与公平的裁判路径?
该案中法院考虑到,若新宇公司继续履行本案合同,不仅违背大多数商铺业主的意愿,影响时代广场物业整体功能的发挥,且由于时代广场内失去了精品商铺的经营条件,再难以通过经营商铺营利,继续履行实非其本意。时代广场位于闹市区,现在仅因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互不信任而被闲置,这种状况不仅使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受损,且造成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不利于社会经济发展。而且,本案中新宇公司主动愿意向冯玉梅作出解除合同后的经济补偿。因此,法院综合考虑继续履行与解除的效率高低,最终作出了解除合同的判决。应当说该案的结果是符合效率原则的,有其合理之处。虽然适用法律的路径存在缺陷,但解决了“违约方主张解除合同,守约方坚持继续履行”的困境。对于法律无明确规定情况下,法院往往需要通过法律解释、法律原则等进行法律漏洞的补充,通过司法实践创设一些新的裁判规则。该案在一定意义上是有益的尝试,但还属于个案和例外,而不是一般规则。
从解决纠纷的角度,法院在作出支持违约方解除合同的请求时,需要慎重,避免为机会主义的违约方规避履约责任提供机会。法院在追求效率与公平的价值统一时,应当注重考虑几个因素。1)强制履行合同对于双方是否均会严重削弱合同履行的效率,不能满足合同订立时的实质目的;2)违约方是否通过替代性的补偿(赔偿损失)弥补因解除合同给守约方造成的利益失衡。
四、小结
按照现行的法律法规及传统的法律解释学,违约方的合同解除权无法找到对应的法律依据。但现实的商业交易,基于对效率的追求、由于交易环境的多变以及出于交易公平的考虑,催生了违约方主张合同解除这一与传统合同解除权理论格格不入的问题。法院在司法实践中需通过个案的考量与认定,不断探索解决实践困境的裁判规则,找到合法合理的裁判路径。
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 0755-83862811,18923747382